收藏本站   中国政府网 首都之窗 北京市商务局 登录
> 媒体报道
进一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的五点建议
作者:金辉
来源:经济参考报
时间:2018-11-14 10:10:31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夏杰长研究员带领的课题组近日在京发布了《中国服务业改革开放40年》报告。“报告”指出,服务业是现代产业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经历了40年的改革开放,服务业从过去的“无足轻重”到如今的国民经济“半壁江山”,其地位和作用还在不断提升。如今,服务业领域改革已进入深水区,亟待破冰,核心要义是发挥市场对服务资源和要素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打破垄断,充分竞争,完善监管,鼓励创新。

       我国服务业发展的历程和经验

       夏杰长介绍,我国服务业的改革开放大致可划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1978年—1992年的初始期。这个阶段中国服务业对外开放总体滞后于制造业,开放时间也较晚,受的限制也很多,处在服务业对外开放的初始阶段。

       第二阶段,1992年—2001年的迅速发展期。这段时期服务业对外开放迅速推进,理论、政策和实践层面都从初始期的较多限制转向鼓励开放。这个时期外资进入中国市场热情较高,主体为制造业,但金融保险、交通运输、商贸流通、房地产也吸纳了不少外资。

       第三阶段,2001年—2012年的全面开放过渡期。按照入世协议,此阶段为全面开放的过渡阶段。这个时期,中国要打破服务业垄断和壁垒,逐步开放服务业市场,开放的广度和深度逐年递增。

       第四阶段,2012年至今的全面开放新格局时期。这个阶段,开放力度不断加大,开放质量明显提高,全面开放新格局基本形成。

       改革开放40年,服务业的贡献和成就引人注目,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服务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边缘到主角;服务业吸纳劳动就业从绝对配角到绝对主力军;服务贸易稳居世界第二,服务业利用外资比重快速上升;服务业全面开放新格局正在形成;服务业结构从单一的单调的生活性服务业,到门类齐全的生活性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和社会服务业并举发展,几乎应有尽有,业态丰富,质量显著提升。

       总结中国服务业开放40年的经验,夏杰长认为:一是坚持遵循渐进开放、由易到难原则。二是坚持以开放促发展、推改革原则。三是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原则。对外开放是“引进来”和“走出去”的有机统一,两者不可偏废。服务业“引进来”成绩斐然,而且从过去单纯地引资转向引资、引智、引技三者并举,不仅带动了服务业水平提升,而且带动了相关企业攀升。四是坚持对外对内双向开放原则。完整意义上的服务业开放既包括对外开放,又包括对内开放,两者必须兼顾,不能“厚外薄内”,即:凡是对外资开放的,也要同步对内对等开放,在降低相关行业垄断的同时,避免外资企业享有超国民待遇。

       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的建议

       “报告”提出了进一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五点建议:

       一是推动服务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服务业发展水平,夯实服务业开放基础。中国服务业发展进步显著,但服务业整体发展水平和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还有较大差距,面临诸多挑战。例如:行业附加值率偏低,以劳动密集型服务业为主,传统服务业比重偏高,附加值高的知识密集型服务业和专业服务业严重滞后;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严重脱节,生产性服务业对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推动不足;服务业领域竞争不够充分,服务业管制过多,监管与治理不能适应新经济新服务的发展等。积极推进服务业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补齐发展短板,提高服务业供给水平,增加服务业知识含量和附加值,推动服务业高质量发展,是摆脱高端服务业被发达国家和跨国巨头掌控局面,扭转服务贸易低端锁定的根本出路。

       二是确立“服务先行”的对外贸易战略。从对外贸易的发展历程来看,中国虽然早已制定了较为完善的对外贸易发展战略,但对服务出口的重视程度还不够。在服务贸易领域,缺乏纲领性发展规划。基于中国服务贸易逆差不断扩大的严峻形势,应把发展服务贸易放在整个对外贸易的优先地位,制定“服务先行”战略,就服务贸易发展战略目标、方针、原则、任务、保障等予以明确。

       三是健全服务业开放的相关法律制度。当前中国服务业相关法律法规还不够健全,尤其是入世时所承诺的部分尚未立法,因此,亟待根据服务业相关部门的重要性,结合时刻表进度,早日健全中国服务业相关法律制度。探索服务业利用外资新模式,在外国企业和外资项目投资过程中实行完全的国民待遇。同时,应放宽银行类金融机构、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保险机构、保险中介机构外资准入限制,放开会计审计、建筑设计、评级服务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推进电信、互联网、文化、教育、交通运输等领域的有序开放。

       四是寻求中国服务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合理定位。国际经济进入服务经济时代,服务经济正成为世界经济的主导,国际分工当然也由此进入全球价值链分工的新阶段。过去服务在贸易中的作用一直被忽略,从全球价值链的视角看,利用最新的增加值贸易测算和分解方法,重新测算分析中国服务业在出口贸易中的作用可以发现,服务业增加值占出口比重达31.32%,比传统总值贸易方法计算的服务业比重(13.92%)高17.4个百分点。显然,服务业在国际贸易中发挥的作用被低估了。

       五是增强外资企业与国内购买方和服务供应商之间的关联度。中国服务业发展和开放相对滞后,一个重要原因是在中国境内投资的制造业企业与本地的生产性服务业缺乏强关联度,这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中国服务业特别是高端服务业发展和开放。

分享到: 微信 更多